首页 信息公开 科研培训 党群建设 业务频道
2018需要重点关注的10种高危传染性疾病
来源:省疾控中心传防所 2018年04月17日 浏览次数:275429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2018年2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官网公布了10种高危性传染性疾病,由于它们一旦爆发就有可能给人类生命健康带来极大的危害。这10类高危疾病分别为: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CCHF)、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和马尔堡病毒(Marburgvirus)、拉沙热(Lassa fever)、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感染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尼帕病毒(Nipah virus)、裂谷热(RVF)、寨卡病毒(Zika)以及X疾病(DiseaseX)。这份名单是WHO“预防传染病研发行动蓝图”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意在提高各国应对全球致命性传染病大规模爆发的能力,加强各层级医疗对策和药物、疫苗等的研发。相较于2015年、2017年发布的疾病名单,今年的名单中出现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疾病名“X疾病(Disease X)”。 自2015年发布首份“预防传染病优先研发行动蓝图”以来,各次所发布的优先研发名单如下表:


weaver.file.jpg



2015年WHO首次列出的8类优先研究的疾病后,伴随着新发突发传染病的出现,2017年,又在上述名单中新增了寨卡病毒(Zika Virus)和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Severe Fever with Thrombocytopenia Syndrome, SFTS)。 

2018年2月6,7日召开的第二届大会上,WHO的专家们讨论认为由于旅游、贸易的频繁往来,一些古老的、或未曾出现过的疾病可能大爆发,严重危及人类生命健康;同时目前又没有有效的疫苗或者药物进行预防和治疗。因此在2017年的疾病名单上修改并增加了一种我们都很陌生的“X疾病”。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CCHF)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是布尼亚病毒科家族的蜱传病毒(内罗病毒属)所导致的一种广泛传播的疾病。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会导致严重的病毒性出血热疫情,病死率为10-40%。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在非洲、巴尔干地区、中东和亚洲北纬50度以南的国家中流行。 

传染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的宿主包括各种野生和家养动物,如牛、绵羊和山羊。许多鸟类抗感染,但鸵鸟易感染,在流行地区感染率会很高,它们已成为人间病例的源头。例如,在南非一个鸵鸟屠宰场就曾发生过疫情。 

动物被受感染的蜱虫叮咬而感染,受感染后其血液中的病毒会持续存留一周左右,当另一个蜱虫叮咬后,即造成蜱虫-动物-蜱虫循环传播。许多蜱属都可能受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感染,传播媒介主要为璃眼蜱。 

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可通过蜱虫叮咬或在屠宰期间和之后接触受感染动物的血液或组织传播给人类。大多数病例发生在畜牧行业,如农业工人、屠宰场工人和兽医。 

密切接触感染者的血液、分泌物、器官或其他体液,可造成人际传播。医疗设备消毒不当,针头重复使用,医疗用品污染,也会发生医院感染。 

体征和症状 

潜伏期时间长短取决于病毒感染人体方式。被蜱虫叮咬感染后,潜伏期一般为一到三天,最长时间为九天。接触受感染血液或组织后的潜伏期一般为五到六天,有记载的最长时间为13天。 

症状的出现很突然,发烧、肌肉痛(肌肉酸痛)、头晕、颈部疼痛和僵硬、背痛、头痛、眼痛、畏光(对光敏感)。可能伴有恶心、呕吐、腹泻、腹痛和早期咽喉痛,继而情绪波动剧烈,意识混乱。二至四天后,可能从焦躁不安转为嗜睡、抑郁和倦怠,可能出现右上腹痛,可检出肝脏肿大。 

其他临床症状包括心动过速(心律加快)、淋巴结肿大、内部粘膜表面呈瘀点状皮疹(皮肤出血引起的皮疹),如口腔和咽喉以及皮肤表面。通常有肝炎的症状,病情严重的患者发病五天后可能会出现肾功能迅速衰竭,爆发性肝功能衰竭或肺衰竭。 

感染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后的死亡,常发生于发病的第二周。康复的患者,一般是在发病后第九天或第十天开始出现好转迹象。 

治疗和疫苗 

虽然现已开发出一种针对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的已灭活鼠脑源性疫苗并在东欧地区小范围内使用,但目前仍无任何可广泛供人类使用的安全有效的疫苗。 

在缺乏疫苗的情况下,降低人类感染的唯一方法就是提高人们对风险因素的认识,并开展宣传教育,使人们了解减少病毒接触所能采取的措施。 

治疗症状时给予一般支持性护理,是对人类所患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的主要处理方法。 

抗病毒药利巴韦林(ribavirin)现已用于治疗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感染,并有明显的疗效。口服和静脉注射剂型似乎具有疗效。 

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

埃博拉病毒病(亦称埃博拉病毒性出血热(Ebola haemorrhagic fever, EBO)是一种烈性传染病,病死率很高,临床上以发热及出血为特征,由令医学界闻之色变而又无可奈何的致命杀手——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引起。在以往的疫情中病死率从25%到90%不等。2014年爆发于西非的埃博拉疫情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疫情,已经造成超过2.5万人感染,超过一万人死亡;其中塞拉利昂当地超过3800人死亡。该病主要侵犯人类和其它灵长目动物(如猴子、大猩猩和黑猩猩等),是当今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埃博拉病毒列为对人类危害最严重的病毒之一,其生物安全等级为最危险的第4级(艾滋病为3级,SARS为3级,级数越大防护越严格)。病毒潜伏期可达2至21天,但通常只有5天至10天。 

传染 

埃博拉是通过密切接触到感染动物的血液、分泌物、器官或其他体液而传给人类。在非洲,通过处理在热带雨林中发现的受到感染的患病或者死去的黑猩猩、大猩猩、果蝠、猴子、森林羚羊和豪猪而染病。重要的是要减少与高危动物(即果蝠、猴子或猿)的接触,包括不要拾取在森林中发现的死亡动物,也不要处理动物生肉。 

一旦有人与染有埃博拉的动物发生接触,就可能在社区造成人际传播。感染的发生缘于与感染者的血液、其它体液或分泌物(粪便、尿液、唾液和精液)的直接接触(通过破损皮肤或粘膜)。当健康人的破损皮肤或粘膜与受到埃博拉病人的感染性液体(如脏衣物、床单或者用过的针头)污染的环境发生接触时,也可发生感染。 

卫生工作者在照护埃博拉病人时经常会接触到这一病毒。情况的发生缘于他们照护病人时没有佩戴手套等个人防护装备。卫生系统各个层面(医院、诊所和卫生站)的卫生保健提供者都应当了解该病的本质,疾病如何传播,并严格遵守所推荐的感染控制防护措施。 

埃博拉病人死后,其埃博拉病毒水平仍很高,因此必须仅由穿戴适当个体防护装备的人员处理埃博拉病毒病死者,并且死者应立即埋葬。世卫组织建议应仅由经过培训的殡葬队人员处理可能死于埃博拉病毒病的死者,这些人员配有正确埋葬死者的装备,可以安全和体面地埋葬尸体。 

只要病人血液和分泌物中带有病毒就会具有传染性。因此,感染病人应得到医疗专业人员的密切监测,并获得实验室检查,以确保病毒在病人回家前不再在身体系统内传播。当医疗专业人员确定病人可以回家时,那么他们就不再具有传染性,不会对社区中的其他任何人造成感染。病情康复的男性仍可能在康复后高达7周内通过其精液将病毒传给性伴。鉴此,重要的是,男性康复后至少在7周内要避免性交,或者当在康复后7周内进行性交时要戴上安全套。 

体征和症状 

埃博拉症状不一,在发病初期(“干期”)的典型症状是起病急,发烧、极度虚弱、肌肉疼痛、头痛和咽喉痛。随着病情加重,病人往往会出现呕吐和腹泻(“湿期”)、皮疹、肾脏和肝脏功能受损,某些情况下会有内出血和外出血。 

潜伏期(即从感染到出现症状的这段时间)为2天至21天。病人在显现症状后才具传染性。埃博拉病毒病感染只有通过实验室检验才可获得确认。 

治疗与疫苗 

口服补液或者静脉输液等支持性疗法以及针对特定症状的治疗可改善生存率。就埃博拉病毒病而言尚没有经过验证的治疗办法。然而,目前正在评价各种包括血液制品、免疫疗法和药物疗法在内的可能治疗办法。 

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世界范围内共开展了3项埃博拉疫苗研究。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暴发后,20余个埃博拉疫苗临床试验陆续开展。目前开展临床试验的埃博拉疫苗主要是病毒载体类疫苗,例如人腺病毒载体(Ad5和Ad26)、3型黑猩猩腺病毒载体(chAd3)、水泡性口炎病毒载体(VSV)、痘病毒载体(MVA),以及DNA疫苗和VLP疫苗。从免疫策略上来说,包括单次免疫与初免-加强两种免疫策略。截至目前(2017年10月),只有我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所陈薇团队与天津康希诺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开发的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rAd5-EBOV,腺病毒载体)通过了CFDA的新药注册申请,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成为全球首个获批新药的埃博拉疫苗。 

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rAd5-EBOV,腺病毒载体)不同于美、俄需要-80℃保存的同类疫苗,我国研制的疫苗在2℃~8℃的环境中即可完成保存、运输。 

马尔堡病毒(Marburgvirus) 

马尔堡病毒是马尔堡病毒病的病原体,这是一种病死率高达88%的疾病。马尔堡病毒病最初于1967年在德国的马尔堡和法兰克福以及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同时出现疫情后得以发现。

马尔堡和埃博拉病毒属于丝状病毒科的成员。虽然由不同的病毒引起,但这两种疾病在临床上较为相似。二者均属罕见病,并且可以引起致死率很高的大型疫情。 

1967年,在德国马尔堡和法兰克福以及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同时发生了两起大型疫情,由此人们对此病有了初步认识。这次疫情与使用从乌干达引进的非洲绿猴(Cercopithecus aethiops)的实验室工作有关。随后,在安哥拉、刚果民主共和国、肯尼亚、南非和乌干达报告发生了疫情和散发病例。2008年,在前往乌干达具有北非果蝠群落栖息的一处洞穴参观的旅行者中报告出现了两例独立病例。 

传播 

起初,人类感染缘于与具有北非果蝠群落栖息的矿山或者洞穴长期接触。 

马尔堡病毒通过(破损的皮肤或粘膜)直接接触感染者的血液、分泌物、器官或其它体液以及被体液污染的表面和物品(如寝具,衣物等)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在安葬仪式上与死者尸体直接接触会导致马尔堡病毒病的传播。如病毒仍存在于患者的血液中,则仍具有传染性。已证实在临床恢复后七周内马尔堡病毒可通过感染精液传播。 

症状 

疾病潜伏期(从获得感染到出现症状的时间间隔)从2天到21天不等。 

由马尔堡病毒引起的疾病起病急,伴有高烧、剧烈头痛以及严重不适。肌肉酸痛属于常见特征。可在第三天开始出现严重水样腹泻、腹痛和抽筋、恶心及呕吐。腹泻可持续一周。处于这一阶段的患者外表被描述为“魔鬼样”特征,眼窝深陷,面无表情并且极度嗜睡。在1967年的欧洲疫情中,大多数病人在出现症状后2至7天出现不发痒的皮疹。 

许多患者在5天至7天内出现严重出血表现,致命性病例通常会有某种形式的出血,经常是多个部位出血。呕吐物和粪便中带有鲜血,通常伴有鼻腔、牙龈和阴道出血。静脉穿刺部位(从静脉获取体液或者血液样本)的自发性出血可能特别棘手。在重病阶段,病人会有持续性高烧。累及中枢神经系统时可能会出现错乱、易怒以及攻击行为。在发病后期(15天)偶有报告睾丸炎(单侧或双侧睾丸炎症)。 

在致命病例中,死亡最常发生在症状出现之后的第8天至第9天,一般在此之前会出现严重失血和休克。 

治疗和疫苗 

口服补液或静脉输液等支持性护理以及针对特定症状的治疗可提高生存率。就马尔堡病毒病而言尚没有经过验证的治疗办法。然而,目前正在评估包括血液制品、免疫疗法和药物疗法在内的各种可能的治疗方法。 

拉沙热(Lassa fever) 

导致拉沙热疾病的病毒直至1969年才得到确认。它是一种单链核糖核酸病毒,属于沙粒病毒家族。拉沙热是一种人畜共患病,这意味着人可以因接触受感染的动物而被感染。拉沙病毒的动物储主或宿主是鼠属的Mastomys,通常称为“多乳鼠”。感染拉沙病毒的Mastomys鼠不会发病,但它们可以通过尿液和粪便排泄病毒。 

传播 

人类通常通过接触受感染的Mastomys鼠的排泄物感染拉沙病毒。拉沙病毒还可以通过直接接触拉沙热患者的血液、尿液、粪便或其它身体分泌物,在人际之间传播。尚无流行病学证据支持人际之间通过空气传播。在社区和卫生保健设施中均可发生人际传播,在那里,病毒可通过重复使用的针头等受污染的医疗设备传播。拉沙病毒的性传播已有报道。 

拉沙热在所有年龄组的男女中间都有发生。在农村生活的人风险最大,那里通常可见Mastomys鼠,尤其是环境卫生不良或生活条件拥挤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在护理拉沙热患者时,如缺少适当的隔离护理和感染控制规范,也会处在危险中。 

症状 

拉沙热的潜伏期为2到21天。疾病的发生,就症状而言,通常是渐进的,起初是发热,全身无力和不适。几天后可能出现头痛、喉咙痛、肌肉疼痛、胸痛、恶心、呕吐、腹泻、咳嗽以及腹痛。严重者可发展到脸部肿胀,胸腔积水,口、鼻、阴道或胃肠道出血,以及低血压。也可能出现蛋白尿。晚期可见休克、癫痫发作、震颤、定向障碍和昏迷。 25%的存活患者出现耳聋、其中半数在1到3个月后恢复某些功能。在恢复期间可出现短暂脱发和步态不稳。 

危重病例发病后通常在14天内死亡。该病在妊娠后期尤其严重,在妊娠末3个月期间超过80%的病例发生孕产妇死亡和/或胎儿死亡。 

治疗和疫苗 

在临床病程早期给予抗病毒药利巴韦林,对拉沙热是有效的治疗。尚无证据支持利巴韦林作为接触后预防性治疗的作用。 

目前没有拉沙热防护疫苗。 

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感染 

中东呼吸综合征是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引起的病毒性呼吸道疾病。该病毒于2012年首次在沙特阿拉伯得到确认。 

冠状病毒为一类大型家族病毒,可引起从感冒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等一系列疾病。自2012年以来,以下27个国家报告了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感染病例:阿尔及利亚、奥地利、巴林、中国、埃及、法国、德国、希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意大利、约旦、科威特、黎巴嫩、马来西亚、荷兰、阿曼、菲律宾、卡塔尔、大韩民国、沙特阿拉伯王国、泰国、突尼斯、土耳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英国、美国和也门。 

传播 

从动物到人的传播途径并不十分清楚,但单峰骆驼是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一大宿主,并且属于人间感染的一个动物来源。在若干国家的单峰骆驼中分离出了与人间菌株相同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毒株,这些国家包括埃及、阿曼、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 

迄今为止人际间传播有限,仅限于家人、病人以及医务人员。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多数病例发生在医疗环境中,但迄今在世界任何地方均无持续性人际间传播情况记录在案。 

治疗与疫苗 

目前尚没有疫苗或者特异治疗办法。治疗属于支持性质,且要根据病人的临床状况进行。 

就一般性防护而言,前去参观有单峰骆驼和其它动物的农场、市场、粮仓或其它地方的人员应当采取一般性个人卫生措施,包括接触动物前后定期洗手,并且应当避免与染病动物接触。 

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 

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是一种新出现的急性传染病。目前仍在世界范围特定区域(主要是医疗单位)内流行,主要包括亚洲、欧洲和北美洲。目前已经证实,一种新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是引起SARS的原因。国内外多家实验室已经证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也称SARS病毒)是一单股正链RNA病毒,全长约29 000个碱基,来源于中华菊头蝠。目前有关SARS病毒的进一步研究正在进行中。现已证实,SARS的主要传染源是急性期患者,经飞沫传播,也可经密切接触传播,尚可能存在其他的和环境有关的传播途径。目前知道,人群普遍易感染。 

传播 

SARS病毒通过呼吸道分泌物排出体外,经口液、喷嚏、接触传染,并通过空气飞沫传播,感染高峰在秋冬和早春。病毒对热敏感,紫外线、来苏水、0.1%过氧乙酸及1%克辽林等都可在短时间内将病毒杀死。 

症状与体征 

起病急,以发热为首发症状,体温一般高于38℃,偶有畏寒;可伴有头痛、关节酸痛、肌肉酸痛、乏力、腹泻;常无上呼吸道卡他症状;可有咳嗽,多为干咳、少痰,偶有血丝痰;可有胸闷,严重者出现呼吸加速、气促,或明显呼吸窘迫。肺部体征不明显,部分患者可闻及少许湿啰音,或有肺实变体征。有少数患者不以发热为首发症状。 

治疗与疫苗 

卧床休息,注意维持水电解质平衡,避免用力和剧烈咳嗽。密切观察病情变化(不少患者在发病后的2~3周内都可能属于进展期)。一般早期给予持续鼻导管 吸氧(吸氧浓度一般为1~3L/min)。 

根据病情需要,每天定时或持续监测脉搏容积血氧饱和度(SpO2),定期复查血常规、尿常规、血电解质、肝肾功能、心肌酶谱、T淋巴细胞亚群(有条件时)和X线胸片等。 

对症治疗,可相应的采用抗菌药、抗病毒药以及免疫治疗等。 

疫苗研制正在进行中。不过2004年 1月 19日 ,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由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 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联合攻关的 SARS 灭活疫苗进入Ⅳ期临床实验阶段,万一再次爆发SARS,相信我国肯定能有疫苗可以预防或治疗。 

尼帕病毒(Nipah virus) 

尼帕病毒感染是造成动物和人严重患病的一种新出现的人畜共患疾病。狐属狐蝠科的果蝠是这一病毒的天然宿主。 

尼帕病毒在1998年于马来西亚Kampung Sungai Nipah暴发的疫情期间首次得到确认。在该次疫情中,猪是中间宿主。但在随后发生的尼帕病毒疫情中并无中间宿主。2004年孟加拉国有人因食用被已受感染的果蝠污染的椰枣原汁而染上该病毒。已有人传人记录,例如在印度一所医院就有人传人记录。 

人感染尼帕病毒有一系列临床症状,从无症状感染到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和致命脑炎不等。尼帕病毒还可导致猪以及其它家畜生病。没有供人类或动物使用的疫苗。强化支持性护理是对病人的主要治疗手段。 

裂谷热(RVF) 

裂谷热是一种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主要影响到动物,但也能感染人。传染可导致人畜罹患严重疾病。受到裂谷热感染的牲畜会出现死亡和流产情况,因此该疾病也会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裂谷热病毒是沙蝇病毒属的一个成员。该病毒最早于1931年被发现,当时正在对肯尼亚里夫特山谷一农庄羊群中的一种流行病进行调查。 

传播 

大多数人类感染缘于直接或间接接触受感染动物的血液或器官。病毒可通过在宰杀、帮助接生、兽医程序操作或处理畜体或胚胎期间处理动物组织而传染给人。因此,某些职业群体的感染风险较高,如牧民、农民、屠宰工人和兽医。 

病毒通过接种方式传染给人,例如,通过被感染的刀创伤口或与皮肤裂口接触,或者吸入在宰杀受感染动物期间产生的浮质。 

有证据显示,人若摄入未经高温消毒或未煮过的被感染的动物的奶,就可能染上裂谷热。 

受感染蚊子叮咬也会导致人间感染,通常是伊蚊和库蚊叮咬。嗜血(食血)苍蝇也有可能传播裂谷热病毒。 

迄今尚无文件证明裂谷热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在采取了标准感染控制预防措施后,未曾出现裂谷热传给卫生保健人员的报道。 

症状 

轻度裂谷热:裂谷热潜伏期(从感染到出现症状的间歇)为2至6天不等。受感染者要么无任何检出症状,要么出现以发烧症候为特点的轻度病症,即流感样发热突起、肌肉疼痛、关节疼痛和头痛。一些患者出现脖子僵硬、畏光、食欲减退和呕吐症状;这些患者在发病初期可能被误诊为脑膜炎。 

裂谷热症状通常持续4至7天,此后通过抗体的出现即可检出免疫反应,血液中的病毒也随之消失。 

重度裂谷热:尽管大多数人类病例的病情相对较轻,但仍有少数患者出现更为严重的症状。通常会出现三种明显综合征中的一种或多种症候:眼部(眼睛)疾病(0.5-2%的患者)、脑膜脑炎(不到1%)或出血热(不到1%)。 

治疗和疫苗 

由于大多数裂谷热人类病例病症相对较轻且病程较短,因此这类患者不需要任何特别治疗。对于较为严重的病例,主要治疗方式是一般性支持疗法。 

现已开发出一种用于人体的灭活疫苗。不过,此种疫苗尚没有获得许可,因而尚未投放市场。该疫苗已从试验角度得到使用,保护处在裂谷热极大暴露危险中的兽医和实验室人员。正在对其他候选疫苗进行研究。 

寨卡病毒(Zika) 

寨卡病毒是一种蚊媒黄病毒,1947年通过一个黄热病监测网络首次在乌干达的猴子中发现。之后于1952年在乌干达和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人类中间得到确认。目前非洲、美洲、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已记录过寨卡病毒病疫情。1960年代到1980年代,从非洲到亚洲都发现有人类感染,通常伴随轻微病症。 

2007年雅浦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报告了由寨卡病毒感染引起的第一次大规模疫情。2015年7月,巴西报告说寨卡病毒感染与吉兰–巴雷综合征之间存在关联。2015年10月,巴西再次报告说寨卡病毒感染与小头症之间存在关联。 

传播 

寨卡病毒通过受感染的伊蚊属蚊子,主要是热带地区的埃及伊蚊叮咬传播给人。伊蚊一般在白天叮咬,以清晨和傍晚/晚间为高峰期。这种蚊子也传播登革热、基孔肯雅热和黄热病。寨卡病毒还可能存在性传播。目前在调查其它传播方式,如通过输血传播等。 

症状 

寨卡病毒病的潜伏期(从接触到出现症状的时间)并不明确,但可能为几天。疾病症状与登革热等其它虫媒病毒感染类似,包括发热、皮疹、结膜炎、肌肉和关节疼痛、浑身虚弱和头痛。这些症状往往较轻,持续2-7天。 

在全面审查了证据之后,科学界一致认为寨卡病毒是小头症和吉兰–巴雷综合征的一个病因。 

治疗与疫苗 

寨卡病毒病通常温和,不需要做出特别处理。寨卡病毒病患者应当充分休息,饮用足够的液体并且利用常用药来治疗疼痛和发热。如果症状加重,病人应当求医并获得医嘱。目前尚无可用的疫苗。 

X疾病(Disease X) 

据世界卫生组织解释,“X疾病”代表一种未知或者已知病原体造成的严重流行病,或会夺去数百万人性命。而且触发原因可能是多种的,随时可能大范围爆发。这么表述的主要目的是提醒世界各国为可能面临的潜在疾病威胁做好完全准备。 

专家解释,“X 疾病”并非一种全新病毒,它不是像 SARS 和中东呼吸症候群这些突然出现的新型病毒,也未必是传染病,它和埃博拉、寨卡一样都是很古老的疾病。当人类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和了解时,可能会触碰到一些未知生物,它们可能就携带某种我们未知的病毒,从而导致某种疾病的大爆发…… 就像高危疾病中提及的寨卡、埃博拉都是很古老的疾病,没有人知道它会在近期爆发成人类严重传染病疫情;有些疾病原本局限在特定区域,但因为一些宿主行为改变或者环境变迁等原因,使得疾病很容易变成大流行。其实也不一定是传染性疾病,化学灾害、辐射灾害等也有可能造成严重威胁,要随时做好准备与评估。 

“X疾病”可能源于多种形式,比如化学武器流出的病毒,也可能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或者是人、畜共频繁接触的传染而出现新的疾病。未来有可能因宿主、环境等行为改变而容易大流行。 

WHO专家罗汀根(John-Arne Rottingen)指出,“X疾病”可能会经由人畜共通传染病爆发,例如艾滋病病毒就认为是从猴子身上传染给人类;而寨卡病毒也是由蚊子传播的。随着世界的发展,动物和人类的接触越来越频密,令疾病更有可能传播。 

“X 疾病”其中一个源头或许是生物技术的发展。近年基因编辑技术爆炸性发展,人类能制造前所未见的新病毒,战场上和国际间谍活动中,化学武器频繁使用,一系列致命的人造疾病不断产生。例如去年加拿大科学家成功合成类似天花的马痘病毒,令外界忧虑致命病毒从实验室意外流出,甚至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一旦发生这种情况,“X 疾病”可能会大范围诱发。 

另外,随着人类扩展居住地,与野生动物的接触增多,一些本来只在其他动物身上出现的疾病,亦可能传染至人类,甚至出现大爆发。 

世卫组织专家罗廷根(Rottingen)承认,把“X 疾病”添加到名单上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人们的恐慌,但严重疫症往往是由从未接触的新疾病引发,所以一定要特别注意。因为人体对它们没免疫力,传染速度将非常快。 

旅游和贸易活动增加,也将增加新疾病在全球传播的速度。世卫组织警告新一波流感大流行随时发生,有可能在 200 天内导致 3,300 万人死亡。 

罗廷根建议国际社会尽早准备,加强医疗体系应变能力,在新疾病爆发时,尽早得出诊断方式并研制疫苗。世界卫生组织期望各国政府加强投资地方医疗,增聘医生和护士。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WHO)官网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浙江疾病预防控制
版权所有: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浙ICP备05019234号 |维护单位: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本网站推荐最低分辨率1024*768